其他帐号登录: 注册 登录
君子道上市公司研究院官网
全国服务热线:400-777-1400/15302147060
全球一站式企业上市流水线孵化基地

特朗普“弹劾风波”再起,2021市场走向何方?

 二维码
来源:凤凰网

还有不到两周,美国总统权力就将交接。可是,1月6日发生在美国国会山的暴力流血冲突,却让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陷入窘境。

民主党认为特朗普对发生在国会山的暴力行径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民主党在国会两院的领袖和诸多议员已开始着手准备弹劾特朗普。民主党为何要在特朗普还有不到两周任期的背景下,坚持弹劾特朗普?在这背后,民主党酝酿的可能是,防范特朗普2024年东山再起。

在骚动过后,特朗普宣称将和平过渡权力,整体美国市场的不确定性将减弱。

2021年金融市场会何去何从?

美股2020年从暴跌30%到全年大涨20%并创下历史新高,那么2021年等待着我们的是什么呢?

任期内两度陷“弹劾风波”

美国媒体报道称,目前民主党众议员已经起草了弹劾草案,弹劾原因是“煽动叛乱”。

如果此次弹劾草案在众议院通过,特朗普将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个在任内遭众议院弹劾两次的总统。 众议院2019年9月24日曾因特朗普滥用职权一事,启动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。2020年2月5日,共和党掌控的参议院投票否决了弹劾条款。

在特朗普败选后,越来越多的支持者倾向于,让特朗普先承认败选,重整旗鼓,2024年再战。但是,一旦弹劾案被美国参众两院通过,参议院可以投票禁止特朗普再次担任公职。

现在的问题在于,是不是弹劾已经没有时间了?是不是只要1月20日和平交接,特朗普就没事了?

有两种途径可以让总统下台——弹劾以及援引美国宪法第25修正案将总统赶下台。在任何一种情况下,副总统彭斯都将接任直至拜登就职。

首先,弹劾存在难度。虽然民主党候选人早前在佐治亚州参议院第二轮选举中胜出,让民主党取得参议院的控制权,但这些新任议员的任期仍未开始,参议院目前仍然由共和党人控制,因此在参议院护航下,不大可能通过弹劾议案。

除了弹劾议案,多名民主党人都希望可以透过美国宪法第25条修正案,把特朗普即时解职,由副总统彭斯接任,直至拜登1月20日宣誓就任。

这个条文规定,在职总统无法履行总统职务的权力和责任时,可以由副总统作为代理总统承担总统职务的权力和责任。

一些学者认为,这项修正案同样可以应用在更加广泛的情形下,例如当一名总统“危险地不适合任职”的情况。要想启动这项修正案,需要内阁15名核心部长中的过半数及副总统彭斯致信国会领袖,称由于特朗普不适合担任总统,将由彭斯代职。

但美国媒体报道彭斯并不打算这么做,数名阁员也同意彭斯的决定,他们担心这样只会令首都华盛顿的情况更加混乱。

有消息人士称,特朗普正考虑在离任前使用总统豁免权,豁免自己。虽然在离任前豁免家人、同僚是美国总统的传统操作,但截至目前,还没有任何总统豁免过自己。对于总统是否有权豁免自己,美国宪法专家们仍存在分歧。

目前,特朗普的部分铁杆支持者也出现了“倒戈”,因为如果特朗普真的被禁止参选2024,对共和党内其他重量级政治人物来说,无疑扫清了障碍,不少人也开始蠢蠢欲动,和特朗普划清界限。

例如Ted Cruz, Josh Hawley, Tom Cotton, Marco Rubio等一众共和党人,都将更有机会。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参议员、在过去四年中坚定支持特朗普的Ted Cruz在上周四(1月7日)说:“总统的语言和言辞往往太过分了。我认为,尤其是昨天(1月6日),总统的语言和言辞超出了界限,这是不合时宜的。我不同意他的言论,并且在过去四年中我不同意总统的很多言论。”

在特朗普内阁,交通部长赵小兰等高官宣布辞职,提前将部门权力移交给候任部长;长期忠诚于特朗普的第一夫人发言人Stephanie Grisham、教育部长Betsy DeVos等人也已经辞职。

不断创新高的美股何去何从

弹劾与否仍然未知,但确定的是,拜登即将登陆白宫,民主党也将主导参众两院,而这将对2021年的金融市场走势产生重大影响。

美股在新年首个交易周显示出现“开门黑”。当前美股市盈率接近30倍,处于历史高位,即使2021年因盈利复苏而使得估值回到20倍左右,这一水平仍在历史均值之上。

不过,在拜登公布将出台新刺激框架后,当周最后一个交易日尾盘转涨,终于在2021年首个完整周全周累涨。三大美股指V形收涨再创新高,特斯拉涨近8%市值超过Facebook。

2021年,各大机构仍看涨美股,但投资逻辑从估值重估向盈利扩张过渡,且涨势将相较于2020年趋缓,价值股有望在复苏预期下跑赢成长股。各大机构的2021年标普500目标位都在3700-3900之间。

FactSet数据显示,标普500指数公司在2020年的盈利预期同比下降了13.6%。但在2021年,这一盈利预期将同比增长22.1%,创十年来最大增幅,但加税则可能冲击盈利。这也是为何民主党一统国会的事件成为了市场的焦点。

此前华尔街的共识预期是“分裂的国会”,即未来参、众两院分别由共和党和民主党主导。但目前希望落空,这导致龙头科技股重挫,1月7日苹果公司盘中重挫4.5%,亚马逊、微软股价均跌逾2%。

在民主党控制国会的背景下,市场预计民主党人会部分逆转特朗普的减税计划,企业和个人税率飙升的风险较大,民主党人还可能启动对科技行业的严格监管审查,这也或打击企业的盈利预期,投资者可能进一步转向价值股。

美国科技股的前景并不乐观,而且在新的一年拜登事实上可能构成FAAMG的最大风险之一。

拜登与其所在的民主党,从整体来看,对科技巨头持批判态度,监管威胁显而易见。

即使在特朗普任内,美国司法部也对苹果与谷歌展开过反垄断行动。约束科技巨头的意愿并不是才产生,只是在拜登任期内可能更加强烈。

监管改革迹象、针对科技公司的“Frank-Dodd法案”,甚至只是谈到拆分这些公司,都可能迅速终结这场盛宴。

之所以这对美股如此重要,是因为标普500指数在2020年上涨近20%,但这一反弹幅度中大部分归功于少数个股,剔除11只大型股票(大部分是科技股),标普500指数今年的总回报率可能已是负数(标普500指数是市值加权指数,FAAMG群体一直在驱动其上涨)。

科技巨头股票,特指Facebook、苹果、亚马逊、Alphabet和微软(FAAMG),2020年的表现令人惊艳。封锁导致的数字化快速转型席卷所有行业,深化了疫情前就已出现的很多趋势,专注于这些数字化领域的个股买需增加。

话虽如此,目前也没必要对民主党掌控国会的前景感到太过悲观。因为,民主党此次仅以非常微弱的优势拿下参议院,而并没出现具有压倒性优势的“蓝潮”,因此某些较为激进的政策或许仍难以在国会过关。

更可能出现的情况是,随着经济前景转好,周期板块接力科技股,表现出色。其实周期反超科技的趋势在2020年四季度疫苗传出好消息后就已显露出苗头——虽然科技股是2020年的领军板块,但在11月其它板块,比如金融股飚升17%的时候,科技股没怎么上涨,早前惨遭蹂躏的能源板块跃升27%。

根据美国公募基金巨头Vanguard的预测,如果通胀真能出现长期上行趋势、企业盈利全面复苏,价值股有望跑赢大势。根据其资本市场模型显示,未来十年价值股的年均回报比成长股可以高出3.7个百分点。 当然,一切仍取决于疫情的演变和经济复苏的强度。

还有一个指标也需要密切关注——全球主要核心资产的定价都依赖于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。近期10年期美国盈亏平衡通胀率自2018年以来首次升破2%,这意味着市场可能低估了10年期美债收益率,未来利率上升速度若超出市场预期则会冲击市场。摩根士丹利测算,长期美债利率每上升1个百分点,股市市盈率将下降约20%。虽然美债收益率暴涨是小概率事件,但现在看来不能排除这一可能性。

黄金保值光环或褪色

近期出现的另一大趋势就是——黄金的受宠程度骤降,市场认为其保值光环有所褪色。

这几个交易日,黄金、白银下跌和美债收益率攀升的走势需要高度关注。1月6日,黄金跌1.75%;1月7日黄金稍涨0.32%;1月8日黄金大跌3.33%。10年美债1月6日突破了1%,才过了两天,已上行约10个基点达1.1%。

美债收益率上行的原因不难理解。民主党成功把持了参议院,拜登的政策主张在任期获得通过的阻力会大幅下降。

国会山暴乱事件后,弥合社会分歧,凝聚社会共识需要靠“劫富济贫”的财政政策来实现。因此,民主党执政后,会强化财政刺激措施,这一点基本上也是市场的共识。短期来看,对抗新冠疫情的财政支出肯定会加码,前期的财政刺激是9000亿,后面还有6000-9000亿。

有观点认为,中期来看,对底层要发福利,主要是重启奥巴马医改,对外要承担美国的国际义务,修复和传统盟友的关系,还要搞绿色、新能源等基础设施,这些都需要用钱。

但美国财政赤字的缺口已经很大了,钱从哪来,一是靠印,所以财政和货币会配合着来,这也是为什么美元指数会大幅下跌的重要原因;二是靠加税,主要是要废掉此前特朗普的减税措施,此前特朗普把公司所得税从35%降到了21%,现在要把公司所得税提回到28%,然后是对高收入群体增税,调节阶级矛盾。

因此,美债收益率上行可以理解,它源自市场对积极的财政刺激的预期。尽管财政刺激预期少不了货币政策的配合,但因为市场风险偏好是非常强的,货币越宽松,越积极配合财政,市场风险偏好就会越强。高风险偏好自然喜欢风险资产,所以这几个交易日债券在跌,但股票和商品价格都在涨。

对黄金来说,最大的问题是,随着美债收益率持续上行,实际利率下降的趋势受阻了。实际利率大致等于名义利率减去通胀预期。

2020年黄金的涨势,主要是靠实际利率不断下行支撑的,因为美债实际利率下行,意味着美债的配置价值减弱,黄金作为货币的替代物当然是受益的。例如,早在2018年11月,华尔街投行开始唱多金价。当时,黄金现货价格为1223美元/盎司,10年期美债实际收益率为1.07%。到了2020年8月初,伦敦金现货创下历史新高的2070美元/盎司,而当时实际收益率触及了近-0.9%的低位。

进入2021年,黄金很可能陷入区间震荡格局。近期不乏大型机构倒戈。例如,两年多前早在黄金还处于1300美元/盎司附近就强势唱多黄金的渣打正式转向。

该机构认为,2021年之所以会转变观点,是因为即使弱美元仍支持黄金,但这已反映在价格中。随着疫苗接种的普及,黄金的避险属性在减弱。此外,若要说抗通胀属性,一般黄金的这一特性起码要到通胀达4-5%才会体现。因此,2021年黄金再出现大涨的可能性较小,更可能是区间交易。

恒生中国也认为,2021年黄金可能持平。回顾2020年下半年,黄金的保值功能相对其他资产也较为逊色,价格跑输了全球一线城市的房地产、股票。黄金的保值光环有所褪色。

外资涌入A股,抱团越抱越紧

对于中国而言,各大机构认为,主动资金将成为2021年外资流入的主力,在经历了疫情,中国供应链的韧性、强大的组织管理能力都让外资对配置中国市场的兴趣更浓,这似乎也解释了在海外的不确定性下降后,近200亿元北上资金在1月8日涌入A股。

不过,随着A股快速逼近3600点,市场短期可能趋于谨慎,而且机构“抱团”高景气行业的态势越发突出。

某欧资机构股票投资经理对笔者提及,2021年要把握好节奏,今年一方面A股盈利会很好,但也存在基数效应的扭曲,同时流动性收缩、疫情反复等风险仍悬在市场头上。例如,近期飙升的基础金属、材料等周期股,其飙升的主因是海外开工不足、供应短缺,但若疫情好转、供需错配缓解,价格就会趋平甚至下跌。

即使是对于例如电动车、光伏产业链这类高景气行业,经历了2020年的暴涨,外资也开始更关注其高估值的问题。

富达国际提及,“新能源、光伏是有长期增长空间的板块。在环保的压力下,可再生能源具有长期投资价值,尤其风光平价以后,不需要依靠补贴,有内生增长的动力。但是任何事情的发展都是循序渐进的,例如,我国以煤电为主的一次能源结构不可能在短期完全改变,可再生能源的接入还要考虑电网的容量以及稳定性等一系列因素。从供给的角度来看,光伏是典型的周期行业,在需求旺盛的时候企业往往大幅增加产能,需求转弱时往往也是产能大幅释放的时候。现在股价隐含的预期非常高,我们会比较谨慎。”

就汇率而言,2021年,高盛、渣打预计美元对人民币将达6.3。根据高盛的估值模型,美元对人民币的公允价值为6,该机构认为人民币目前被低估;摩根士丹利预测的点位为6.4;恒生中国的预测点位为6.1,不排除一季度达到6的可能。

机构认为,最大的上行风险在于,美国可能会逐渐发现,即使增加关税,美国贸易逆差仍在迅速恶化,未来民主党人或寻求更具协作性的方式,以缩小与中国的贸易和增长差距。同时,中美之间2021年的经济增长差距或达近6个百分点,中国将不会干预人民币自由升值,升值也似乎满足美国一直以来对人民币的期待。